让中国因素成为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价格的主导因

更新时间:2020-09-21 16:11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有色金属及矿砂的最大进口国、第二大原油进口国,已经成为国际市场的战略买家。但在国际市场上,中国企业只能被动接受其他国家制定的价格,经常付出沉重的代价。

  只要措施得当,‘中国因素’就可能逐步成为影响国际大宗原材料市场价格的主要力量。”

  今年以来,能源、有色金属等全球大宗原材料价格呈现持续上扬趋势,一些原材料价格水平更是创下历史新高。

  毫无疑问,当前原材料国际市场价格上涨,是买卖双方谈判的结果,是完全的等价交换。但由于信息不对称、竞争不充分和交易成本存在,国际市场价格经常严重偏离价值,等价交换的背后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因此,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可谓大相径庭。

  发达国家受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较小。上世纪中叶以来,主要发达国家的传统产业持续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一般制造业已经萎缩甚至消失,经济发展主要依靠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因此,发达国家对原材料的依赖程度大大下降,对大宗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和高位运行不敏感,整体经济受影响程度十分有限。与此同时,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控制了主要原材料的国际市场定价权,它们通过一定途径,影响甚至左右原材料的国际贸易价格,使利润分配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倾斜,成为原材料价格上涨的主要受益者。

  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则刚好相反。目前,多数发展中国家受资本和技术限制,制造业是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需要进口大量的原材料,成为原材料价格上涨的主要受害者。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有色金属及矿砂的最大进口国、第二大原油进口国,已经成为国际市场的战略买家。但在国际市场上,中国企业只能被动接受其他国家制定的价格,经常付出沉重的代价。这一状况已经对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以及经济安全产生严重威胁。

  根据WTO统计,2005年全球贸易新增6000亿美元,其中中国贸易新增2700亿美元,贡献度高达45%。在国际大宗原材料市场中,“中国因素”正在成为一种重要力量。

  只要措施得当,“中国因素”就可能逐步成为影响国际大宗原材料市场价格的主要力量。

  因此,中国不能被动地接受国际价格,必须采取可行有效的防范策略,主动参与和影响国际定价。可供选择的措施包括以下五个方面:措施之一、制定具有远见的行业和企业发展战略,这是全球化时代中国企业逐步影响国际市场价格的前提条件。

  一个国家要正确决策、实现长远发展目标,就要制定切实可行的发展战略,对于行业和企业而言也是如此。美国和日本市场经济发达,拥有一大批产、学、研相结合的官方或非官方的智囊机构,各大企业也都成立了强大的企业战略研究机构。日本几乎每一家大的跨国公司都设有研究机构,最知名的经济学家、行业专家集中在这些机构,为企业决策和发展服务。中国行业和企业应高度重视发展战略研究,应拓宽研究领域,增强预见性和操作性。如果缺乏切实可行的长远发展战略和策略,在战略上经常失误或反应迟钝,在关键时候就只能无力回天,落入西方国家的价格陷阱,形成重大经济损失。

  措施之二、积极发展国内大宗原材料期货市场,形成权威的基准价格。从国际经验看,期货市场是大量买卖双方自然形成市场权威价格的中心,发达的期货市场是发现和影响价格的重要工具。当前,中国仅有铜、棉花、燃料油、玉米、黄大豆等少数期货品种,种类和影响力均有待提高。因此,应积极研究开发其他原材料、战略性资源、农产品等期货品种,完善商品期货市场,健全期货市场体系,为行业发展提供更多避险工具,增强我国企业参与大宗贸易的信心和竞争力,争取更多重要商品的国际话语权。

  措施之三、建立中国企业采购联盟,争取国际价格谈判优势。面对全球采购市场上的国际巨头,单个企业显得势单力薄,声音很容易被湮没。因此,建立中国企业采购联盟,是规避国际市场价格风险的重要手段。应从战略上高度重视,在采购方式上鼓励和推动我国企业联合采购,形成集中采购。可在行业组织的协调下,由占有较大市场份额的企业建立一个战略联盟,由这个联盟负责海外集体采购原材料,增强中国企业的集体谈判能力,规避进口价格风险,从而提升中国企业在国际贸易利益分配格局中的地位。去年以来,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组织下,中国主要钢铁企业联合起来,与世界铁矿砂出口商进行集体谈判,最终成功使对方放弃运费加价的要求,就是通过集体的力量获得胜利的典型例子。

  措施之四、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从源头上掌握重要原材料的控制权。目前,中国进口的重要原材料和能源等大宗商品,绝大部分通过贸易方式从国外企业直接采购,由国内企业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获得重要原材料和能源再输入国内的比例较低。因此,有关企业应加快“走出去”步伐,通过直接投资、参股收购等方式获得国外资源企业或者采矿权,这样尽管会承担一定的风险,但能够保障大宗原材料和能源的持续供应,也可以有效规避价格风险。

  措施之五、加强行业自律,建立战略安全储备。政府和行业组织应通过一定措施,严格行业自律,约束企业行为。在国际市场,要求企业联合起来,避免恶性竞争和相互杀价,维护共同利益。同时,应做好战略储备,用市场的力量推进储备建设,积极应对和规避国际市场价格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