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调解”工程合同纠纷怎么处理?本期调

更新时间:2020-08-15 16:25

  梁某承包罗某位于中山市横栏镇某村一青年公寓的装修工程,承包方式为梁某包工包料。2019年8月初,工程正式完工,但由于工程结算的问题双方发生纠纷。

  梁某认为装修工程中的走廊、样板房、衣帽间的工程费用应该另外计算,之前约定的工程款并未包含走廊、样板房、衣帽间的工程费用,此外各个房间的装修费用包括开槽、布线、泥水等的费用均在装修过程中出现了变更。

  罗某则认为总的工程款在工程一开始就已经谈好,为梁某包工包料,走廊、样板房、衣帽间之前双方有就此商议过,已经谈好样板房、衣帽间一间按普通房间的半间的工程价格进行结算,至于走廊之前也有谈过,但双方一直没有谈妥。

  2019年8月2日,梁某组织七八名建筑工人以及三四名供货商一行十多人到罗某所在的青年公寓工程地进行讨要工程款,双方发生冲突。

  起初,与梁某一同前来的多名工人及供货商情绪非常激动,为防止矛盾进一步激化,调解员立即投入到做双方当事人思想稳定工作中,安抚好双方情绪,动员引导双方依法表达利益诉求,依法妥善解决纷争。经过安抚双方情绪,双方终于肯坐下来理性解决问题。

  调解员首先详细了解了纠纷的经过,经双方确认,罗某之前有直接向材料供应商支付过款项,但那是由于梁某资金紧张没钱支付时代替他进行支付,所支付的款项亦计算在总支付的工程款中,据统计罗某前后共计已支付工程款170多万。

  梁某表示走廊、样板房、衣帽间等的工程费用双方一直没进行结算,初步估计剩余工程款为四十万左右。

  罗某则表示双方可以通过对走廊、样板房、衣帽间等所涉及的项目一项一项进行计算。

  此时,几名工人及供货商试图对调解进行干扰,为了调解工作继续顺利进行,调解员首先做工人、供货商的思想工作。

  待稳定工人及供货商的情绪后,调解员继续组织梁某与罗某对工程一项一项进行对账结算,梁某与罗某每核对一项调解员同时也坐在旁边进行记录,遇到双方争执不下的问题调解员及时向双方提出解决的方案。终于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细致核对,双方终于算出总的工程款为198万元,扣除已支付的工程款170万元左右,未支付工程款为27万元左右。

  罗某则表示,剩余工程款什么时候都可以给,但是必须工人与供货商都在场才能发。

  见几方争执不下,调解员建议承包人梁某收到工程款后由梁某自行分配,但梁某收工程款时工人们与供货商需一并在场。梁某、工人、供货商经过几次磋商后商定当天晚一同在罗某处进行收款及结算。

  承包人梁某与甲方罗某双方当事人共同在中山市横栏镇调解委员会签订调解协议书,内容如下:

  (一)经双方共同结算,双方均确认:该工程的工程款总额为198万元,甲方已支付170万元;

  (三)剩余2万元左右作为本工程的质量保证金,本协议签订当天起一年内该工程若出现任何质量问题,乙方须及时进行处理,一年内若乙方能及时处理质量问题或一年内该工程没有出现质量问题甲方须退还该质量保证金;

  (四)乙方收到第二项所列的款项后,该工程的工程款全部支付完毕,乙方不能再就该工程向甲方主张任何权利,所有因该工程产生的材料费、工人工资等均由乙方承担。

  这是一起典型的建筑工程承包合同结算纠纷。在纠纷发生初期,工程承包方不愿通过合法程序解决利益诉求,而是效仿他人采用聚众闹事,给甲方施加压力,企图通过非正常渠道解决问题。

  调解员不为当事人的情绪和复杂情境所左右,紧紧抓住纠纷的核心,因势利导去除影响问题解决的无关因素。情、理、法相结合引导当事人双方合理表达诉求,通过合法途径明晰责任,终使该起纠纷得以及时有效化解,确保了辖区社会安全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