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案例云南凯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诉屏边苗族

更新时间:2020-08-23 06:10

  今天给大家介绍《云南凯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诉屏边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屏边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确认行政行为违法及行政赔偿案》,更加全面地了解案情的经过和发展。

  凯鸿公司拥有屏边蒿枝地实验矿狮子山采石场、屏边水塘狮子山大理石矿两个采石场的采矿许可证,有效期均自2011年12月28日至2016年12月28日。两个采石场均位于屏边大围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内,属环保部督查要求整改的项目。

  2016年12月29日,凯鸿公司的采矿许可证到期后,屏边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以下简称屏边国土局)分别制作并向其送达了《停工通知书》、《限期拆除通知》等,要求凯鸿公司停止对采石场的开采。通知明确,经研究,屏边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屏边县政府)将于2017年2月17日组织相关部门对凯鸿公司矿区范围内的开采机械设备及地上建筑物和其他设施进行强制拆除,2017年2月17日,屏边县政府组织人员对采石场进行拆除。

  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屏边县国土局作出的《限期拆除通知》未告知凯鸿公司享有陈述权和申辩权,拆除前未作出强制执行决定且未告知行政复议或提起诉讼的途径、期限,程序上违反了《行政强制法》相关规定,且《矿产资源法》亦未规定处罚措施可以强制拆除,强拆行为违法。凯鸿公司因采矿地点位于大围山国家自然保护区范围内,如允许继续开采会造成国家、社会公共利益重大损害。凯鸿公司未获得矿证延期批准,继续开采属非法开采,其要求进行赔偿无事实法律依据。判决:1、确认屏边县政府及屏边县国土局2017年2月17日对凯鸿公司位于屏边苗族自治县蒿枝地实验矿狮子山采石场、屏边县水塘狮子山大理石矿设备设施强制拆除的行政行为违法。2、驳回凯鸿公司对屏边县政府及屏边县国土局的行政赔偿请求。

  二审判决后,凯鸿公司申请再审,经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后裁定驳回凯鸿公司的再审申请。

  非经国务院授权的有关主管部门同意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内开采矿产资源的行为,属于在自然保护区内开展不符合功能定位的开发建设活动,为法律所严禁。行政机关在制止此类行为的过程中,未依照法定程序拆迁,该行政行为应确认违法。

  本案行政相对人因对其违法行为存在主观过错,应承担其违法行为导致的后果。同时,负有对行政行为造成其合法权益损害的举证责任,如果未能举证证明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凯鸿公司因未对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提交充分证据,故行政机关采取的行政行为虽被确认违法,但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判例对行政机关依法行政、依规行政具起到监督指引作用,对类案的审判具有借鉴意义。

  原标题:《典型案例 云南凯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诉屏边苗族自治县国土资源局、屏边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确认行政行为违法及行政赔偿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