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啊哈娱乐创始人邹沙沙:《伍六七》是

更新时间:2020-06-08 06:44

  5月7日,《伍六七之最强发型师》在Netflix开播。这是第一部签约Netflix Original(网飞原创)的中国动画剧集,在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出。该动画剧集也是《伍六七》系列的第二季,第一季名称为《刺客伍六七》。

  啊哈娱乐(上海)有限公司是《伍六七》的出品方,公司创始人兼CEO邹沙沙,也是该剧的出品人和制片人。在她看来,《伍六七》被Netflix Original续约,不仅对作品内容本身是一种肯定,也能通过Netflix的全球发行,获得中国动画剧集在全球观众的反馈,为中国动画剧集“走出去”获得经验。啊哈娱乐也在此基础上,成立了海外发行公司Hero8,开始接手一批中国比较知名的动漫IP的全球发行业务。

  邹沙沙对《伍六七》有着一条非常完整的内容和产品规划,她眼中这部由导演何小疯执导的作品,不仅仅是能够在豆瓣平均获得9分的优质内容,也是一个能够深耕持续20年的知名IP,现在只是一个开始。“我们面临的不是能不能把下一季做出来,面临的是如何更加良性长远发展。现在我们院线电影已经在做前期筹备了,包括舞台剧也开始沟通,下半年可能舞台剧就会出来。游戏方面我们已经合作了五款,把角色放在他们游戏里,《伍六七》的自研游戏还没(开始)做。我们很在意到底谁是我们的用户,希望知道用户在哪里,需要跟用户建立联系、关系、情感的链接。”

  她还认为,当《伍六七》发展到一个新阶段,把她希望达成的商业模式跑通,会形成一定的方法论,啊哈娱乐在各个产业领域中也将会有一定的积累,再开发其他内容,过程就能非常顺畅。

  开发全球影响力IP案例的同时,打造全球的“人才平台”和“内容生态”,是邹沙沙心中啊哈娱乐的“真正形态”和长远目标,也是公司成立五年多来一直在做的事。所谓全球“人才平台”,就是去链接“好的创作人才、运营人才,各方面好的人才”。“内容生态”,则是“基于一个IP,通过不同形式,无论是电影 、游戏、舞台剧、出版物,包括商品,去链接我的用户”。建立长期的情感黏着,进行长期的良性商业转化。

  界面文娱:《伍六七》被Netflix签约,从业内的角度来说,对中国动画剧集来说意味着什么?

  邹沙沙:这次签约我们的是Netflix Original,等于是Netflix出品。对我们内容方来说还意味蛮多的,因为Netflix面对的是全球观众,他们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团队,内容上的专业性(就很强)。他们非常重视大数据,因为他们全球用户很多,大数据其实是全球观众的喜好。当《伍六七》作为Netflix Original出品的作品,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肯定。

  这次是他们第一次和中国动画剧集进行这种(签约Netflix Original)合作,也蛮谨慎。第一步往往是最难的,我觉得对他们和我们来说,都是新的尝试。这是第一次,大家都会更谨慎,标准和要求会更高一些,也给了我们和中国动画信心。以前大家都觉得不可能,希望通过我们把这件事做成了,内容上线跑出数据后,能得到全球的观众的反馈。

  邹沙沙:大家通常会觉得第一季上线蛮重要的,但对我们整个IP发展来说,反而觉得第二季其实更有不同的意义。数据不错,Netflix是我们作品第一季上线后,看了用户的反馈和数据,才说我们来拍第二季吧,也主动跑来跟我妈说更多的推广等等。我们觉得第二季甚至后面的一些合作,是基于我们IP的发展,被全球观众认识到,有了一批全球的粉丝,这些人也会跟国内观众一样在评论区去催更,也会问很多问题,也有很多UGC是我们的粉丝去传播内容。我们公司有一个团队做全平台运营,基于第一季的上线,我们开始做海外平台运营,各个主流自媒体平台都在做,所以我们直接跟用户在沟通。

  全世界在看我们的同一个内容,我们在全世界平台做运营,刚开始还感觉蛮不一样,但现在感觉是一样的,都是在让更多观众喜爱这个内容。观众反馈是第二步,第三步是我们成立了海外发行公司Hero8,已经开始接受一批中国比较知名的动漫IP的全球发行业务。

  界面文娱:你们通过《伍六七》积累的全球数据和经验,现在开始通过海外发行公司为其他中国国产动画服务?

  邹沙沙:我们希望帮其他作品走出去。我们发现中国动画在海外还没有形成集体效应,希望这些工作经验能给到其他一些IP,也希望中国动画在世界上能逐渐像日本动画那样,在国际上形成一个集体效应。我们接触了很多新兴动画创作者,他们的审美、vision(视野)已经国际化了,他们只需要更多经验,以及专业平台或团队帮他们把东西做出来,然后推向国际。这是中国动画的未来。

  界面文娱:Netflix Original签约后,会对你们内容创作提出什么建议吗?

  邹沙沙:我觉得也是分层级的,最基础的就是我们本身做的中国配音的作品,他们在第一季就做了4种语言配音,29种语言的字幕。在内容转化上不是一个简单的翻译工作,必须再创作。Netflix过去本身在做全球内容,这是他们长期在做的事,也有了很多积累。他们在其他作品上也要做多语言配音。当然Netflix Original这个级别才会配,花了很多钱,请了各国的知名声优或者专业演员,成本蛮高的。他们进行了语言再创作,让全球的观众能看懂。

  再就是未来(的项目),比如第三季,包括后面的电影。我们已经在他们平台跑出数据,他们反馈给我们,能帮助我们了解海外用户的分布和情况,其实能反哺到我们海外运营团队。上个月我们还一起开了会,解读了数据。

  邹沙沙:其实没有超出我们预期,我唯一的预期是认为国外的反响也会很好,且海外观众是能看懂的。因为我们《伍六七》已经在一些国外电影节和活动上放过了,比如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可能放了预告片或者一两集(正片)。里面就有全世界各国的观众,反响非常好。我们当时在昂西可能是5部动画一起放,也有华纳、Netflix Original的动画,都是国际(一流)的。我们可以看到观众的反馈,完全没有发现他们看不懂,跟看美国的作品反响是一样的,甚至我们那场大家笑得更多,一点也没有违和。在东京电影节的论坛我也带了片花过去,连字幕都没放,因为大家不用字幕也能get到那些点。

  邹沙沙:对,但其实不懂那个笑点大家也能笑,因为《伍六七》的喜剧不是语言梗,是结构梗,通过结构式角色表演和动画设计形成的。所以Netflix上线后没有特别超出我的预期。数据来看,我发现观看最高的是美国,而且墨西哥地区也反响很高。

  而且我们运营的时候,国内经常收到很多同人作品,(国际上)我们也收到很多日本、美国、法国等全球其他地方的粉丝的同人作品。

  我们能明显感觉到国外的同人跟国内的同人是有区别的,很有意思。我发现国外的年轻人他们自己也创作的,他们的同人更像是一个艺术品,国内的可能会说要画得有多像(原版),但他们有再创作,会把你的元素提取出来,用他的风格再创作,我觉得真好棒这种感觉。

  还有一点蛮吃惊的,是国外已经有我们的盗版周边开始卖了。这个东西一定有需求才会有。我们现在自己也在做周边和电商,本来规划是希望把全球粉丝运营做起来,希望国外的品牌能来找《伍六七》合作,把商品卖到全球。这个盗版周边给了我们一些信心,希望接下来能去全球卖我们自己的商品。

  界面文娱:这个规划其实挺庞大的,你们啊哈娱乐对《伍六七》这个IP有着怎样的规划?目前开发到怎样的阶段了?

  邹沙沙:初入新领域很多东西都需要交学费,做IP这个事跟做动画完全是两回事,做IP需要你是超级复合型人才,懂各行各业,我现在开始进入到很多零售行业。对我们来说授权是常规性操作,但远远不够,希望能加入其它行业,扎得深一点,比如自己研发,所以要把这个行业吃透。

  我做内容有敬畏之心,认为做内容是非常难的,做周边也一样,我做好了犯错和吃苦的准备,要扎进来做好,绝不是玩玩,大家也很愿意帮我把事情一点点实现。

  现在真的很全面,剧集我们做到第三季了,希望剧集能有节奏地更新,每年更新一季,整个团队也比较稳定。这个基础上,我更多考虑如何把团队管理更精细化,如何提升效率、控制成本、合理范围内提高质量。因为观众也有审美疲劳,没有进步就已经在退步了。我们面临的不是能不能把下一季做出来,面临的是如何更加良性长远发展。现在我们院线电影已经在做前期筹备了,包括舞台剧也开始沟通,下半年可能舞台剧就会出来。游戏方面我们已经合作了五款,把角色放在他们游戏里,《伍六七》的自研游戏还没做。

  界面文娱:这些不同的项目都在推进吗?这么多不同领域进行开发,主要的困难在哪里?

  邹沙沙:目前我们多个项目平行推进,不同的同事在配合我落地。遇到的困难不是具体哪件事的困难,是觉得团队和行业人才的困难。我们要做的事,这个行业里有经验的人很少,很少有公司这样做,可能不太有公司针对做成了。我们做创新的时候,还要去培养人才。我天天自己在学新东西,天天采坑,还得培养人带着一起采坑。这个过程能看到团队的成长,蛮有成就感。

  新开发的业务是我自己带团队,比如现在电商业务,是今年2月我开始接手带团队,以及现在运营团队也是我在带。我带这些团队,是希望团队培养起来我可以不带。现在发行团队就非常成熟,基本不操心。其实每一块有具体负责人,他去配合我落地去做具体的事情,可能我定好方向,然后在关键节点参与,他们做了会跟我沟通OK不OK,能帮我分担很多。并不会在每块都找到这样的人,动画IP不是每一块大家都能做那么好,这个行业还是人才少,合适的人不多,也不能所有合适的人都在啊哈。

  界面文娱:其实动画大电影比动画剧集相对更容易出圈,让更多非二次元观众了解,比如之前的《罗小黑战记》,《伍六七》有这样的出圈规划吗?

  邹沙沙:我们和《罗小黑》还不太一样,他们更偏二次元,《伍六七》的内容上不那么二次元。很多不看动漫的人也看《伍六七》,但如果是从不看动漫的人去看二次元的东西,很难有代入感,因为不一定看得懂,还得懂文化。对我们来说,目前不那么考虑做非常二次元的东西,因为我们也做真人影视和真人实拍的导演。我觉得未来内容形式之间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只是通过不同技术的形式制作出来。其实《伍六七》的定位,是希望打造成全球全民IP。为什么我说《伍六七》的计划至少20年,因为这个目标一定要通过时间一点点积累。

  我们也基于《伍六七》重新定义“用户”,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样的人是我们的“用户”。我们希望愿意为我们内容花钱和花时间的人才是“用户”,不是多少亿点击,因为我们第一季上线就没特别追求点击量, 我们有团队每天做内容和粉丝的运营,我们很在意到底谁是我们的用户,希望知道用户在哪里,需要跟用户建立联系、情感的链接。

  这也导致有人来找我们说做《伍六七》真人影视的授权、做游戏的授权,我们都没那么着急。现在还是一个培育的阶段,只是一个开始。

  邹沙沙:具体时间我觉得不用去限制。比如说今天在马路上随便抓一个人,“你知道《伍六七》吗?我知道”(就可以)。做IP,我不需要每个人去看我的剧,但我需要他们知道《伍六七》的形象。所以我觉得角色要先行,做IP,角色是核心,而不是剧情是核心。为什么我现在要拿《伍六七》的形象在游戏里,比如他的皮肤,玩家可能知道这个人,但不一定看过剧,没有关系。

  包括商品,当用户愿意在你身上购买这个商品。现在做商品我一直提一个产品力的问题,可能有的人觉得我有粉丝,卖什么粉丝都喜欢,我不想这样做。我希望用户拿到的产品本身,就觉得买来很好,然后再是一个《伍六七》的产品。刚刚我说踩了很多坑,就是因为很难,我现在在学习如何做一个产品,需要找到能做出好产品的人,还要把这些产品卖好、营销好,得不断学习新东西。

  邹沙沙:肯定不是唯一的,只是比较早,2018年就出来了。我们也在做其他的。我们需要一个载体去实现这个(商业)逻辑嘛,我们花很多精力实现《伍六七》,是因为它是一个很好的基础,希望在这个基础上把希望实现的东西都跑通。其他内容我们同时也在做。在《伍六七》上所有的经验、所有的资源,都可以拿来在其他内容上用,希望性成一个方法论。

  当然不能完全套进去,但起码形成了方法论,在某几块(业务)也已经有了资源和团队,可能会基于每个内容不同的特性,再做一些细致化的升级改良。啊哈在做什么呢?就是做一个全球的“人才平台”和“内容生态”。

  为什么说“人才平台”?因为我需要好的创作人才、运营人才,各方面好的人才,希望我们去链接他们,不一定拥有。希望我用以前的经验,能让这些人才做出好的内容、好的运营,再跟内容生态链接起来。

  什么是“内容生态”?基于一个IP,内容,通过不同形式,无论是电影 、游戏、舞台剧、出版物,包括商品,去链接我的用户。我现在带产品团队把产品当内容做,卖给粉丝也好非粉丝也好,让他们拿到产品会像看到内容一样的兴奋开心和满足。我现在做好心理准备,要从0到1把这个坑在这个领域踩一遍。

  我觉得这是一个完整的东西,也是过去5年多啊哈娱乐一直在做的事。我们没有变过,从最开始我做这件事没人看得懂,然后慢慢大家看得懂,然后从自己的成绩让别人相信有可能。我觉得外界对我们的眼光产生了变化。

  界面文娱:你们也确实跟一些拍真人片的导演成立公司,比如岩井俊二导演、申奥导演、刘博文导演等,你们跟他们的合作是什么样的形态?

  邹沙沙:全球市场上有很多创作者,有的是有多方面复合能力的人,有的人说可能有这个能力但我没这个诉求。比如小疯(何小疯),他是情商很高、学习能力很强的人,他如果花时间做商业,也有可能做成,但他对自己定位清晰,希望做好的内容。第一,我们其他合作的创作者,我喜欢他们每位明显的创作和内容上的特色。我不喜欢那种比较平均的,我合作的每位导演都有非常明显的长板。第二,他们希望更加专注在好内容上,剩下的事情就都交给我们。他们有好的长板,啊哈团队的加入,是希望(他们的)长板越来越长,我们去弥补短板。让短板不影响长板的发挥。这是我们要做的事,也能体现我们这家公司的价值。可能创作者能做5、6分的,跟啊哈合作能做7、8分的东西,甚至9分。如果导演他只需要我们投钱,那我觉得这家公司不会有价值。

  我们是岩井俊二中国公司的社长,所有中国业务都由我来处理,包括拍广告,或者他写了新的剧本、小说,都会马上跟我聊,我们讨论在中国做还是国际上做,算是我们帮他在中国来统一规划和落地。申奥、刘博文、何小疯也都是这样,任何项目都来跟我们聊,他们只负责内容。我很喜欢知道自己要什么且愿意坚持自己要什么的导演,当然也要听进去别人的意见。这两点同时具备其实挺难的,所以我们挑选合作导演很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