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企业资质升级黑幕重重

更新时间:2020-12-18 20:51

  资质升级既关乎建筑工程企业“实力”,也是地方主管部门“政绩”,一些干部乐于为走后门“牵线搭桥”。由于资质审批权力过于集中,且缺乏有效监督,导致资质评审随意、程序混乱,给权力寻租留下可乘之机。

  一起涉及住建系统受贿窝案,近期在北京市司法机关陆续审理,建筑行业资质升级腐败黑幕也逐渐浮出水面。名表、股份、房产、现金、汽车……数名涉案人员利用分管审批、掌握信息、参与评审等便利,暗中进行“权利交易”,严密的程序和规定屡屡被轻易突破,给人警示、发人深省。

  2000年,北京一家工程公司董事长桂某找到时任原建设部建筑市场管理司处长的刘宇昕帮忙办理一级资质。事成后,刘宇昕收受了桂某1万美金、30万元股份,并以低于市场价90万元从桂某手中购买了一套公寓。

  2011年,刘宇昕再次接受请托,帮一家“条件有些欠缺”的大型建设集团获得房建工程总承包特级资质,收受价值33.38万元的百达翡丽手表一块。直到案发,刘宇昕在11年间至少牵扯10起受贿,非法收受款、物折合人民币超过288万元,大部分与建筑企业资质升级有关。

  办案人员表示,资质升级既关乎建筑工程企业“实力”,也是地方主管部门“政绩”,一些干部乐于为走后门“牵线搭桥”。由于资质审批权力过于集中,且缺乏有效监督,导致资质评审随意、程序混乱,给权力寻租留下可乘之机。

  司法机关在办理这起案件过程中还发现,有的干部还借“打招呼”帮助承揽项目进行权钱交易。

  因为有关部门将监理师继续教育业务委托给中国建设监理协会,2008年,一家公司为承接监理师网络教育业务而找到刘宇昕,请他帮忙跟协会“打个招呼”。“按惯例这个项目应该招投标,但刘宇昕打了‘招呼’,所以没经过招投标,就将业务交给了刘宇昕介绍的公司。”中国建设监理协会有关负责人表示。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对于大额项目既不通过招投标程序采购,也不经协会领导集体决策,刘宇昕正是利用了这一漏洞,利用职权便利,要求协会负责人将相关业务直接交予指定单位承揽,并与协会负责人共同收受贿赂。

  在北京市司法机关查办的多起涉及住建系统的受贿案件中,提前透露评审信息也成为“寻租利器”。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建筑企业资质评审有严格纪律和保密规定,不允许评审专家互通评审信息,向评审企业透露评审信息。但掌握信息的人却将其当成‘商机’。不管通没通过,提前透露一条消息就能值几万块钱。”

  住建部建筑市场监管司综合处原调研员罗晓杰受贿案便因此而起。罗晓杰说,因为工作原因,她能提前知道资质审查情况。大概2007年有人向她提出 “提前透露评审信息”合作要求,她同意了,先后收了45万元。向罗晓杰行贿的重庆一家从事资质申请代理的企业负责人说,企业如果提前得到通过的信息,即使还没公告,也可以通过省级建设部门开出“资质升级”证明,从而可以更早以“高一级的资质”参加招投标。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虽然对于评审信息有规定,但管理过于宽泛,缺乏严格,相关人员不按规定执行,导致评审保密信息“跑冒滴漏”现象严重,有的专家还相互“串通”信息。

  关于人民网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信息保护呼叫中心ENGLISH镜像:呼叫热线服务邮箱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1-20060139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